當前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G20峰會的期望:維護多邊自由貿易秩序
2019-06-28  上海證券報

G20大阪峰會是在全球化處于低潮的“特殊局勢”下召開的“特殊會議”。當前的全球經濟治理平臺在應對不斷蔓延和發酵的貿易保護主義方面表現“失靈”。WTO爭端解決機制改革面臨重重阻礙,國際貿易體系碎片化特征愈發明顯,全球貿易體系面臨著二戰以來最大的挑戰,作為風向標意義的G20峰會能否緩解緊張局勢,在維護全球多邊自由秩序方面邁出重要一步被寄予希望。

當下不斷升級的國際貿易緊張局勢已嚴重危及世界經濟。IMF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預測,2019年70%的全球經濟體增速將會出現下降,并下調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至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WTO也將今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由3.7%調至2.6%,為3年來新低。根據荷蘭經濟政策分析局的數據,全球工業產出今年4月環比下降0.8%,一季度僅微增0.1%。全球制造業增速也明顯放緩。今年5月全球制造業PMI為50.5%,較上月下降0.5個百分點,較去年同期下降4.1個百分點,連續兩個月環比下降,創出近兩年新低。

陷于不確定的緊張局勢時間越長,對全球經濟增長的拖累也就越大。有史可鑒。1929年3月,時任美國總統胡佛提出對農產品進口征收關稅。但參議員里德·斯姆特和威利斯·C·霍利則提出,要對超過2萬種進口商品征收高額關稅,最高關稅比率接近60%,為美國百年來最高稅率。此后引發貿易報復,有超過40個國家開啟連環性反制措施,引發全球貿易大戰。截至1934年,全球貿易總量和全球工業總產值分別下降了66%和33%,世界經濟和貿易體系瀕臨崩潰邊緣。

當下,一些經濟體越來越多地尋求保護本土產業,全球貿易投資保護主義趨勢增強,世界經濟面臨的風險和不確定性顯著上升,保持全球價值鏈穩定增長難度日益加大。世貿組織(WTO)最近的報告顯示,限制性貿易政策的規模在過去兩個報告期出現飆升。G20國家在去年10月中旬至今年5月中旬期間實施了20項新的貿易限制措施,包括提高大幅關稅成本、進口禁令以及針對出口的新的海關程序,涉及價值為2012年5月WTO開始追蹤這項數據以來第二高。

由于管理危機的多邊機制普遍“失靈”,全球多邊貿易規則框架停滯不前,全球貿易投資規則談判的平臺從WTO多邊貿易體系轉向了區域性的區域貿易協定(RTAs)。美歐日均通過大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推動區域和跨區域經濟合作,但在現有條件下雙邊和區域協定無法代替多邊。目前,全球已形成400多個RTA,兩國或多國交叉連接,各種條款規則又不盡一致。這種“意大利面碗”式的RTA增加了商品跨國流通的復雜性。更嚴重的是,RTA的發展促成“競爭性區域集團”,不僅會轉移貿易效應,也割裂了全球價值鏈的分工與合作。

維護全球貿易自由化發展離不開全球對話及國際協調機制。在聯手應對國際金融危機以及塑造全球貿易和投資制度方面發揮著舉足輕重作用的G20,能否成為戰勝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推進世界各國聯動發展的互利合作平臺,正面臨巨大挑戰。G20機制雛形出現在亞洲金融危機肆虐的1999年底,形成于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大爆發之際。其組建的初衷,是集合全球最重要的經濟體,協調各國經濟、金融政策,為工業化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提供一個國際經濟、貨幣政策對話的平臺,防范金融危機。G20的“危機機制”令全球化理念繼續受到各國公認和支持,避免了經濟體之間許多不必要的“激烈碰撞”。反對威脅經濟的保護主義是G20長期以來提倡的目標,但這兩年來,情形為之一變。2017年、2018年的APEC貿易部長以及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在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問題上均未能發表聯合聲明表達一致立場。

捍衛全球多邊貿易體系已成世界范圍內支持自由貿易規則所有國家的共同挑戰和責任。面對貿易保護主義與單邊主義威脅,包括WTO在內的全球多邊貿易體系正處于改革的緊要關頭。無論導致全球貿易局勢緊張的關稅機制,或是強化WTO對貿易活動的監管權力、改進WTO決策機制等共性問題,還是發達國家更為關注的透明度、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利益協調、非市場政策導向等針對性問題都是焦點問題。中國堅持支持對世貿組織進行必要的改革,以增強其權威性和有效性,但強調國民待遇、特殊與差別待遇等內容不應被拋棄。

雖然G20大阪峰會能否取得共識發表立場一致的聯合公報有很大的不確定性,然而無論如何,只要堅持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尊重各國發展權益,實現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訴求與發達經濟的利益實現兼容,就是在推動世界經濟終歸健康發展軌道,為維護多邊自由貿易秩序邁出的重要一步。


电子游戏标签